Friday, March 10, 2017

那帶著一絲自豪的笑容

小豬B今季教練Keith和Jamie。
「來,看過來!」
他馬上看過來,且給了我一個很帥氣的笑容。 

小豬B是一個不大喜歡拍照的孩子,所以當打完今季最後一場賽事,在只有攝氏2度的氣溫下,滿頭大汗的步出球場時,竟朝著鏡頭給我一個笑容,我知道,他真的很快樂,而且是帶著一絲自豪的快樂。 

回到家裏,與他一起看我所捕捉到他在球場上的英姿,他的臉上又展露出那帶著一絲自豪的笑容。
「你知道嗎,在場邊觀看你比賽時,都會跟其他家長聊天。其中有一位家長,每次我問他比賽的比數時,他都說分數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孩子開心。你覺得他這個回應如何?」
小豬B想了想,說:「這不是你會給的答覆。」
「怎麼說?」
「我不知道... 但你就是不會給出這樣的答覆...」 
小豬B的判斷非常準確,我是不會給出這樣的答覆,不是因為我緊張分數,或者認為那是唯一斷定優劣的標準,但分數也是一個客觀指標,甚至可以是令一些情緒上的快樂,轉化為更有意義的喜悅。 所以每當小豬B因輸掉比賽而心情欠佳,我不會忙著去告訴他輸贏並不重要,試圖淡化他的失落,因為這樣做,我也許同時在淡化他所付出的努力,輕視了他所投入的熱情,擠掉他反省的空間,甚至奪去了他在下一次勝利的喜悅。 

記得有一次,他的隊伍連續幾場大敗,他顯得有點洩氣。
我沒有說甚麼,只是默默地陪著他在場邊漫步。
走了一會,我輕輕地說:「不滿意自己的表現嗎?」
「嗯。」
「那你有點明白溫哥華加人隊隊員的感受吧?」
「他們今年真的很差勁呢!」
「他們過兩天好像要打聖荷西鯊魚隊。」
「你覺得他們能贏嗎?」
「很難說... 但我相信他們會全力以赴。」
「爸爸,我覺得剛才的比賽打得不好...」
「我也有同樣的感覺。」
然後,我們談剛剛的那場比賽,一起說說他可以改進的地方。 

又記得有一次,小豬B的一個隊友剛下場,他爸爸就氣急敗壞的走到他身邊。
「幹嗎老蹲在後頭!應該衝上前去,把球射進龍門!」
「我是後衛呢!」孩子說。
「做後衛有甚麼出息!」
「後衛...後衛是很重要的呢!」
「爸看了這麼多年球賽,誰注意後衛?進球的才風光!總之你等一回一進場,就馬上帶球給我往對方的龍門跑!」
「爸...我是打後衛的...」
我對那位爸爸的教導沒有甚麼意見,只是當時很想走過去,跟他說:「你的孩子是隊中最出色的後衛呢!」 

小豬B在場上衝鋒陷陣的一刻。
有時候,在場邊看著小豬B在場上奔跑,真的很想自己走進去與他一起踢,指示他怎樣走位,教他怎樣帶球,再騙過所有對方的球員,把球妙傳到小豬B跟前,讓他一射破網!
這些時候,我會先看一看自己的位置,回想自己對上一次正正式式踢一場足球的時間,就明白自己要上場教路兼衝鋒陷陣,是一個多麼自以為是的想法。
我可以盡情投入,可以指手劃腳,但那不是我的主場。
我可以歡呼喝采,可以扼腕稱嘆,但失敗的滋味和勝利的光環都是屬於他的。
我的位置,就在他的不遠處,給與他無限量的支持;在他探求進步的過程中,給他一些誠實的說話;欣賞他契而不捨地尋找自己的位置的努力。
等待有一天,被他那帶著一絲自豪的笑容深深地打動。

相關小故事
球場邊的熱情
你永遠是我心中的第一
就這樣,出發了
型仔
養豬者言 (四十三)

Labels: , ,


Comments: Post a Comment

Links to this post:

Create a Link



<< Home

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. Isn't yours?